咕噜姆的大眼睛

冷cp爱好者,冻死在冷圈里的北极熊,爬墙速度惊人

分享一波到手的五星老婆,这游戏不用氪金也可以欧真是太好了ヽ(゚∀゚)ノ我毕生的欧气都贡献给这个游戏了= ̄ω ̄=

作为一个写手,我们要勇敢接受反面评论嘛,只要不爆粗口我们都是可以交流与解决的,反面评论对于我们也是不可多得的珍宝啊o(≧v≦)o因为有所期待才有所失望,我一直都期待着有人能够指出我文里的不足,当然我也期待着正面的评论,我希望评论像下雨一样砸向我嘞(๑•ั็ω•็ั๑)而且我觉得所有的读者之于写手也是珍宝就像写手之于读者而言,互相珍惜互相鞭策,我们写手也不高大上,读者也不是上帝,我们都是普通人,因为共同的爱好凑一堆,所以——我好爱你们啊。
今天的份的臭鸡汤倒掉了吗?

乐洗自己个了,浓密秀发是真的,但是还没工作就不造爱不爱加班了,倒是爱熬夜

【沙雕庄园的沙雕日常4】
同123,我以后再也不写这么长的了(苦恼),是第一次尝试弄这个ooc私设不好看也可以说出来o(≧v≦)o

【沙雕庄园的沙雕日常3】
同上12第三弹ooc私设第一次尝试

【沙雕庄园的沙雕日常2】
连上1估计要发四次了,沙雕向第一次搞ooc私设反正说不好看也是可以的

【沙雕庄园的沙雕日常1】
第一次玩这个o(≧v≦)o一不小心搞多了,估计要分三次,这是第一弹,写的不好望请见谅,又ooc又私设甜文向

随想

避开【抄袭】标签的最好方法是写清奇的脑洞,不用担心文笔,厕纸和用过的厕纸的区别在于底料都是厕纸,抄袭是不会改变文笔的,而用过的厕纸之间是会有区别的,区别在于上面是谁的shi(你的or别人的)。
所以费劲心力改别人的文文不如努力产自己的,偷梗贴梗融梗都是不可取的行为。
一句话结尾:拉自己的shi,让别人卡你的ding去吧!
【粗俗言论,纯属随想】

今天闲着给自己画的人设,虽然我画的是个妹子,但是咱们可以当兄贵来看嘛,叫我兄贵还是没错的o(≧v≦)o

【all社】第五玩具匣3

玩具人设梗。

每一个故事都可以当单个故事看所以不看前文完全没问题,不过还是给个地址☞
第一弹克利切和他的纽扣
第二弹魔术师和他的驯鹿

私设如山。

ooc

巨吹克利切。

全员都爱克利切。

克利切他有那——么可爱!

依旧是不太正经的文风。

这次是我私设的“庄园主人”维尔利特和克利切的故事。

*

维尔利特不喜欢他的小人偶们叫他的名字,但是他喜欢克利切叫。

维尔利特这个名字克利切念的时候最后一个音总会翘上去,他觉得可爱极了。

不仅如此,克利切还是他的第一个人偶玩具,对孩子来说,第一个玩具总是特别的。

所以克利切有很多特权,譬如偷侦探的酒喝被发现也不挨训。

“就算这样你也不能老是偷奥尔菲斯先生的酒喝,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跟我抱怨他的酒分量不足了,再这样下去他估计要怀疑是我偷了他酒了。”维尔利特一边说一边帮克利切清洗他喝酒用的瓶子和杯子,然后又用洗好的杯子装好了一杯牛奶,“说好了的,我让你喝酒你就每天都喝一杯牛奶。”

克利切瞪大他的纽扣眼和维尔利特对视半天。

“这玩意到底有什么用?”

“奥尔菲斯先生说小孩子喝了会长个。”

“克利切不是小孩子!”而且克利切是个玩偶!

“我发现你们喝了牛奶棉花会变的更白更柔软。”

“啊哈?”

“克利切多喝牛奶的话会变的软乎乎,我会抱着更舒服哦!”维尔利特把头靠过去在克利切身上蹭了蹭。

克利切用手推了推维尔利特,最终还是一口干净了杯子里的牛奶。

“味道还不错。”

*

庄园里的人都知道庄园主人最喜欢克利切,但是没人知道原因。

*

“所以你为什么要对克利切这么特殊?”连克利切自己都忍不住好奇原因,他觉得自己跟别的人偶没什么不同。

彼时正是雨天,维尔利特坐在壁炉前读着一本没有名字的故事书,克利切坐在他怀里听他念故事,他讲到风精灵问追风的孩子为什么要追逐风,他说出了和追风的孩子一样的话——

“没有理由,或许是爱。”

追风的孩子心里有一个关于捕云的女孩的故事,但是他不想告诉风精灵,所以他这么回答。

有关于克利切,维尔利特也有自己的故事。

“你才多大,说话这么老气横秋的做什么?”克利切不满。

维尔利特只是笑笑,继续给克利切读书上的故事。

“追风的男孩想起他遇见的那个女孩,她不停的用网兜抓捕着天上的云,可惜每一次都没能成功的把他们装进口袋里,女孩说‘一定是因为云朵的精灵都是一群可恶的精灵!’,可是云朵是没有精灵的啊,男孩回答,‘那、那就是因为风!没错风!就是风吹走了我网里的云!’男孩沉默片刻,然后笑着对女孩说‘那就让我来赶走风吧!’所以他开始追……”

“真是个傻瓜。”克利切评价书里的男孩。

【“那就让克利切来做吧。”罪责也由克利切来承担。】

“是的,他确实是个傻瓜。”

*

维尔利特和曾经的克利切——不是现在的人偶克利切的故事,跟这个故事有点相像。

维尔利特却不是其中追风的男孩,如果非要说,他是那个捕云的女孩。

为了一个愚蠢的目标,失去了他的克利切。

这本书的尾页,夹着两张照片。

维尔利特把克利切送回庄园后,取出那两张起边泛黄的照片,两张都拍的是同样的两个人,不过不同的时间,诡异的是其中的一个男孩在两张照片中的样子一直未变。

那是维尔利特。

而边上大笑着揽着他肩膀的,是克利切。

维尔利特知道克利切从来不是个活泼开朗的人,他是一个把自卑和自傲混杂在一起的复杂个体,但是在第一张照片中,他笑的那么阳光那么好看,好看到他的眼眶酸胀泛红,想到那段属于他们独一无二的时光来。

那真是他们悲惨一生中少有的快乐日子,两个少年快快乐乐的抱在一起,照下了这张照片。

【“我们可要一直在一起啊!”】

那是他对克利切说过的话。

他在孤儿院里最受欢迎,活泼开朗长的又可爱漂亮,克利切一直是他的陪衬,但是维尔利特很喜欢他,当初只是多出喜欢面包牛奶一点点,后来他才知道,他爱他,比面包牛奶多很多很多。

后来——

维尔利特看着第二张照片,他除了神色阴郁许多之外一点都没有变过,克利切倒是变了很多,身线拔高了,虽然还是那么瘦,脸上有道疤,这疤后来消下去了,那是他偷东西逃跑时划的,他也不再是幼年时懦弱的样子,眉眼都带着狠。照片里克利切站在他身边呈保护的姿势。仿佛预示着最后他因为保护他而死。

【“克利切会一直和你在一起的!维尔利特!”】

那是个悲剧。

孤儿院的其他孩子慢慢长高长开时,他没有,他们说他只是长的晚长的慢,没人想到命运会跟他开一个巨大的玩笑——他长不大了。

孤儿院的维尔利特是个怪物。白沙街开始有这样的流言。

这样的流言听多了,有时候他自己都要信以为真。

可是他真的不是个怪物……

所有人都以异样的眼神看他,在一场的瘟疫降临时终于爆发开来——他们想要烧死他。

幸运的是他没死,克利切和他逃了出去。

然后……

他开始杀人。

照片的边角被他捏出个褶,维尔利特赶紧抹平把两张一起放回书里。

他那时候没想太多,心里就只有复仇二字,他聪明,他就利用这份聪明开始复仇,他杀了很多人,曾经想要烧死他的人。

杀人杀的太多总会有破绽,可是他还有一个人要杀,那个执火者,必杀不可。

【“我来。”】

【“让克利切来做吧”】

【“克利切来帮你杀掉那个人。”】

克利切去了,克利切没有回来,克利切回来了,克利切不是克利切。

克利切不再是他的克利切了。

他的克利切已经死了。

或许是爱。男孩追着风,要想赶走吹女孩云的风,就必须背对着女孩奔跑,他们再也不会相见了,女孩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只是当下一次风来,云朵全散开,露出湛蓝的天空,男孩说,或许是爱。

*

“克利切觉得昨天的故事结局不好。”

“?”

“克利切要改变这个故事结局!”克利切推着维尔利特昨天读的那本书,抱着跟他身体一样长的羽毛笔一点一点的在故事后面画了副画。

画男孩的坚持感动了风精灵,他驱使着风把一片云朵吹下来送到女孩的口袋里,男孩回到女孩身边看见开心的女孩用云捏了一颗心,她把那颗心轻轻的递到男孩手里。

“这样的结局就很棒!”克利切洋洋得意。

“是标准的王子公主结局呢。”维尔利特凑上去用脸蹭蹭克利切,“克利切最棒了!”

“哼哼哼。”克利切开心的直哼哼。

是标准的王子公主结局,克利切会跟维尔利特一直一直在一起的,他们说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