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噜姆的大眼睛

冷cp爱好者,冻死在冷圈里的北极熊

【月八】魔术

七夕撒糖【无性转依旧月八(^V^)大量私设在内

我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自己(ಥ_ಥ)

字数少也就这样吧,撒糖已经不易了就我这样的

请关爱我

——————————

尹新月在大剧院里表演魔术的时候,齐铁嘴就坐在剧院二楼,从高处看那个魔术师,白净的一双手,一翻,就出来个鸟雀飞了去。

实在是神奇的紧。

齐铁嘴喜欢看这个,所以每到尹大魔术师表演的时候就买了票坐在二楼看她。

那时候他还不知道她是个丫头,就是觉得他长的秀气了点。

后来通过佛爷认识了她,知道她是佛爷世交家的,还管她叫了声尹少爷,换来个嗤笑。

这个小少爷确实与别人家的不同,笑起来格外好看。

每次齐铁嘴看她的笑呆住,她都笑他然后欺负他,有时候是口头上的欺负,有时候就动手掐他脸。

怪疼的。

齐铁嘴知道他不信他的那套,所以识相的从来不在她面前说道,有一天她突然问他算姻缘,他愣了愣,想着也该是那个年龄了,手却抖了抖。

“小算命的,听说你喜欢看我变的魔术?”

“别闹我了,小少爷,我这正算着你的姻缘呢。”

“好好好,不闹你,你算着我表演着,两不误的事。”

又是那双白净的手,翻来翻去,一朵玫瑰在她手里出现了又消失不见

“哎哎哎,玫瑰呢?”齐铁嘴找不到玫瑰,急的忘了手里的算。

“你还没给我算呢,报酬可不能先给你。”

“那个,那个姻缘。”明明是她扰乱了他算,她竟理直气壮的要结果。

“嘿嘿,我知道了!”

“什么?”

“他不在这吗。”一朵玫瑰别在齐铁嘴的耳边,“就在这,我的姻缘。”

“哝,给你玫瑰。”

最后,尹新月这个没有大×却比汉子还要汉子的妹子在他们新婚那天压倒了齐铁嘴。

“你没跟我说过你是女的啊!”差点以为自己要变成下面的了T^T

“就算我是女的你也是下面那个(^V^)”

齐铁嘴:(ಥ_ಥ)

The avenges村庄故事②

继续村庄糙汉日常

我爱铁铁铁七夕快乐

ooc的话怪我

all铁所有人都爱我铁

这个文没啥内涵,就是娱乐之作,不造能坚持多久,将就看吧,每一章也不长可以分开食用

【PS:我今天吃狗粮吃的差点打上了尼克福瑞×铁的tag@( ̄- ̄)@】
——————————————
1.

大雪一连下了几天,除了给他每天送羊奶和兔肉的Thor就再没有人光顾过他的小屋。

对于这点,Tony没有怨言,他喜欢热闹,但也不排斥孤独,而现在这种天气,让他一个人做些小玩意总好过让他出去被雪埋了。

现在雪已经厚的盖住了他的半边门,这让他想起去年那场大雪,直接盖到窗户上面,导致他不得不从烟囱爬出来,弄得一身灰,还被Loki嘲笑。

Tony搭了梯子爬到屋顶上,从这里他可以看见村庄里其他人的房屋,每一间都很有个人特色,在晚霞的映衬下,这里安静、美好,就算是争执也会变的可爱起来。

他爱这里。stark承认这个。他远离了他所想远离的,蜷缩在这个温暖的一角,像是Howard曾经给他的那个拥抱,在他离世前,温暖的拥抱。

Tony的发散思维从拥抱想到森林,又从森林想到熊,然后又想到那些村里那些壮的像熊的Tony的朋友们,很快的,那些淡淡的悲伤退下,Tony躺在铺满雪的房顶上大笑起来。

在对着他的朋友们的时候,他很难不微笑,即使他时常习惯性的讽刺什么,那也是带着微笑的。

Tony身下的雪带动他滑下房顶,这时候就要感谢雪的厚度了,他直接躺在雪堆里,那些冷冰冰的东西沿着Tony的衣服领钻进他的衣服里,冻的他打了个寒颤。


“Tony!”一个人大步跑过来把躺在地上的他抱起来,为了防止冷风吹在他脸上还特意让他的脸面对自己的胸,“你怎么了Tony?你受伤了吗?”

不,他想说没有,但是——

“你的胸快要捂死我了Steve。”Tony朝Steve翻了个白眼,“如果你是个姑娘我会吹口哨然后感叹这可真是个甜蜜的负担,但是你不是。”

为人过于正直的Steve板起脸严肃的对Tony说:“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Tony。”

我知道,都在你脸上写着呢!

“你需要告诉我你到底哪里受了伤,这样我才好帮你治疗。”

“不我没受伤Steve,我好着呢!”

“那你为什么倒在地上?”

“我只是躺在那,不是站都站不起来的那种‘倒在’。”

Tony脱离Steve的怀抱。

“你们总是把人类想的太过娇弱,但是我可是Tony·stark,我可不是普通人类,铁打的Tony是不会倒下的!”

这话听起来有点可笑,Tony经常把自己和铁块之类的金属联系在一起,可是他是那么的柔软,软到他想把他团在怀里抱回家去。

“Tony,不管你身体怎样,我们现在都需要进屋去。”Tony的脸被冻的通红,但是他本人毫无所觉。

“如果你能更关心自己的身体状况,我也不会如此……”

像对幼崽一样充满包容,还有……像对伴侣那样体贴入微。

“得了吧,别像个老家伙一样教训我!”

可是他就是个真正的老家伙啊。Steve苦恼的想。

“你今天到底是要来做什么的?”
他抱怨完就想要逐客了。

“咳,这个给你。”

Steve揉了揉耳根,然后掏出一个袋子,里面装了许多他不认识的草,Tony猜测他们来自Bruce的温室花园。

“跟我说Bruce知道这个。”

“Bruce知道这个。”

“真的吗?”

“假的。”

哦天啊!Tony呻吟一声,把脸埋在手心里,“你怎么敢?!你怎么敢去偷Bruce的花?!”

“这不是花。”Steve强调,“这是草药,他们对你的身体有好处。”

“而且我没有偷,Bruce应允我可以随时用他们。”

“那你刚才说——”

“Bruce没在家所以他不知道这个。”

Tony觉得Steve是在戏弄他,可是他板着的脸分明又在说不是这样。

如果他打的过他,他一定要狠狠打他一拳。

当然,打不过他也会打。

“Tony!你现在不能做这么剧烈的运动!”Steve握住Tony的拳头,那比他想象的要有劲,以及如他所想的柔软,Steve忍不住掐了一下Tony手上的嫩肉。

好在Tony光顾着挣扎没注意到。

Steve把手背的身后,Tony的温度还残存在掌心,那种感觉让他心跳加快,他能感受到他身体里的狼人的独占因子正在躁动。

“我点走了Tony。”Steve慌乱的转身,现在他都不敢看Tony了,他怕他忍不住扑上去,吓坏了他。

“你怎么了?你看起来不太好。”虽然他和Steve斗嘴斗的最多,但他是真心把他看做自己的朋友,而且真切的关心他,“你的那些话也应该作用在你自己身上。”

这可是Tony难得平和的关怀话语,要是平常他一定能高兴的拔光一整片树林的树,可是现在他躁动的难受。

“今天可能是满月,对没错就是这个原因,我应该回去多准备些应对满月的药,要知道这个村子里不止我一个狼人。”

“要到满月了吗?”对这些不太关注的Tony思考着有时间一定要给这个老古板做个提醒他满月的东西出来,“那确实需要重视,两个失去理智的狼人争抢起地盘来可不是个小事情。”

那可不仅仅是争抢地盘的问题,还有伴侣。Tony可不知道这个。

Steve急匆匆的跑出Tony家,踏进白茫茫一片,很快就失去了踪影。

2.

Steve来过的那天夜晚,不是个满月。

原来老冰棍也会说假话。Tony想。

3.

雪不再下,那才是真正满月的那一天。

Thor没送来羊奶,Tony只能穿上厚重的衣物戴上毡帽出门去觅食。

好在太阳提供了些许热量,让他不至于冻死在自己家门口。

这时候Tony就由衷羡慕那些有御冬能力的种族了,不怕冷可真是好啊。

Tony拖出自己做的雪地代步工具,这让他可以不用深一脚浅一脚的趟行前进。

4.

“想要些什么?”

早晨人不多,零星几个人安静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吃着东西。

“来杯朗姆酒,再来些能填饱肚子的东西。”他需要些酒来暖暖身子。

酒馆老板Nick·Fury臭着脸把东西送过来,然后臭着脸收走Tony放在桌子上的宝石,这条独眼睛的龙喜欢亮晶晶的小玩意,可惜Tony翻遍了他家也只找到一堆宝石。

下次可以试试打磨一下再带过来,虽然他知道那很好玩但是不会让臭龙脸色变好一分。

“你怎么来酒馆了,Tony?”Clinton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他身后。

精灵都没有脚步声的吗?可恶。

“吃饭,很显然。”吓了一跳的Tony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个他见过长的最糙的精灵,“你下次可以再讨人厌点,肥精。”

“我不胖!我只是强壮了一点点。”Clinton比了个小拇指盖的‘一点点’,“你怎么会来这吃饭?Thor不是说这一个冬天都会给你送吃的吗?”

难道是忘了?Clinton觉得以Thor那个智商看应该有这个可能。

可是……

他上下打量一遍裹成球的Tony,眉头紧皱。

看他冻的。

“嗨你干什么肥精?!”

“给你一个森精灵的祝福之吻,让你不至于像去年那样在自己家门口冻成个麻雀。”

“麻雀?”

“是个童话故事,它没能挺到春天。”Clinton背好弓,取走Tony碗里的一根薯条,“报酬。”他说。然后推门离去。

“见鬼的童话故事。”

Tony轻轻碰了碰额头。

见鬼的童话故事。他想。
——————————

我为什么要写感情部分=_=一个单身狗写的感情部分怎么会好吃=_=怨念死了把铁借我一天不可以吗T^T

半夜饿醒偷甜甜圈被人发现的铁,绑了个小揪揪,前面是散的头发不是小触角(ฅ>ω<*ฅ),and我手画法奏是那样(๑•ั็ω•็ั๑)解释这么多就是希望大家不喜勿喷,谢谢@( ̄- ̄)@
(ps:大家可以自行带入自己喜欢的cp而我只打all铁tag@( ̄- ̄)@)

刚出了点问题,删了又发一遍,再次祝单身狗七夕快乐(ฅ>ω<*ฅ)

深夜爬起来想一想又躺下了,然后我背后不知道哪地方还有一堆坑呢,这就是app太多的坏处……T^T

【all铁】The avenges村庄故事①

突如其来的脑洞,反正现在写的特溜,可能是因为我喜欢看复仇者们糙汉子的样子吧【滑稽】

ooc的话怪我

all铁所有人都爱我铁

这个文没啥内涵,就是娱乐之作,不造能坚持多久,将就看吧,每一章也不长可以分开食用
——————————
The avenges是一个村庄的名字。

很少有人知道这个村庄的存在,因为它是一个‘非人’村庄,所谓非人村庄就是村民都是非人类,这样的村庄并不少见,但是只有这一个如此特别——

Tony·stark,作为一个标准的人类,除了出众的外表外没有任何非人之处的Tony·stark,居住在这里,而且广受欢迎。

“吾友!早上好!”

如果没有听见他家可怜的木门被撞的疑似散架的声音的话,Tony想他应该还是可以在被子里拱一拱来示意自己听到了的。

Tony从厚被子堆中露出个头,睡眼惺忪的摸出个扳手丢过去,他们都知道,这样子是伤害不到Thor的,这个拥有神的血统的猎人先生,为他可爱的人类朋友如此活泼的精神态度而感到由衷的高兴。

“太好了,吾友!你完全恢复过来了!你今天健康的可以吃下一头羊!”大块头的猎人站在门口,把他的胸口拍的隆隆作响。

这可真是太夸张了,再健康的人也吃不下一头Thor家养的羊。Tony想。

“如果你能现在退出去而且把门关好,我想我还可以再吃下一只山兔。”Tony认命的从暖和的被窝里爬出来,脱掉自己手工制作的羊毛睡衣——长长的羊毛滑过皮肤,让他发出一声喟叹,如果没有Thor的打扰,这个早晨他会在勃起中醒来,然后让自己舒服一阵,最后度过一个美好的一天。

可惜Thor把一切都毁了,没有早间运动,没有舒服,没有美好。

Tony瞪了眼结实的把门口挡住的Thor,只有没有让冷气跑进来这一点还算让他舒心。

“吾就知道你喜欢吃山兔!”Thor就好像没听见他说的前半句话一样,兴致勃勃的表示今天中午山兔一定会出现在Tony的餐桌上,想吃多少都可以。

他是不是忘了现在是冬季?哪只傻兔子会蹦哒出暖和的小窝就为了上别人家的餐桌?

“行了行了大个子!我现在连早餐都没吃呢!”这么长时间的相处让Tony学会——要想Thor听你说话,就必须要有比他更大的嗓门。

Tony套好最后一层外套,衣服的厚度让他看起来比只穿薄薄一层的Thor还要壮实,没办法,这里的冬天太冷了,作为普通人只有厚重的服装可以防止他不被冻死。

“哦对!差点忘了这个!”

“一桶羊奶?刚挤出来的?”Tony怀疑它的干净程度,他可不像Thor有个铁胃,不干净的东西他吃了可是会坏肚子的,刚刚大病一场的他可受不了再一次的折腾了。

“不用担心!吾弟特意施了法术煮沸了这桶羊奶,趁热喝吧吾友!”

哦那我除了要表示对羊奶的厌恶外还要表示对这里面是否有Loki的恶作剧的担忧了。Tony冷漠脸。

Thor难道没有注意到Loki总是对他不怀好意吗?他们可真不想是兄弟俩,就精明指数来说。

但是为了填饱肚子,Tony还是怀着担忧之心喝下了尚还温热的羊奶,温暖的感觉从喉咙开始渐渐蔓延,直至到达全身。

一天生活的动力来了。

“现在我们去取你预定的捕兽器吧。”Tony说。

Thor开心的点头示意他带路。

然后Tony站在仓库前看着Thor拖着他给他制作的简易版捕兽器在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的走远。

捕兽器上锤子的标志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这就是这里的神奇之处,这里的人还保持着原始的方式通过以物换物来让每个人的需求都得到满足,这样每个人都需要付出劳动,不会有人不劳而获。

Tony在被雪晃瞎双眼之前回到小屋,心里想着该去一趟铁铺,拿回自己让Bucky做的那些小零件。

“或许,我可以等雪停了之后?”

【一八】【月八】夜雨

玩的确定首尾写cp

cp:月佛八大三角
首——那场雨彻夜未停,尾——人生若只如初见

不是第一次写文,第一次发文,然后我就我发现自己写悲剧特溜,写甜文就卡=_=

自我娱乐产物人物ooc
以及欢迎勾搭
——————————

那场雨,彻夜未停

那天之前,张启山找来齐铁嘴,让他帮他算一个婚期,还应尹大小姐的要求,帮算了一个最近的日子。

8月24,宜嫁娶。

8月24——

张府敲锣打鼓的热闹,就衬的别的地方显得格外清冷。

齐铁嘴站在自家府门口,隐约听见喇嘛声,鞭炮声,甚至还有拜堂时礼婆的声音,齐铁嘴轻嗤,为自己的贪嗔痴,和永远的求不得放不下。

“你真的决定好了?”齐铁嘴身后现出一个女子,红衣似火样貌灼灼。

“你这样做值得吗?!”女子面上带怒,语调更是尖酸的可以,“他根本就不会知道!到时候,他有他的美娇娘,有他的前程,你有什么?一抔黄土!”

“我本是仙人独身,也不会长命百岁,用我这薄命换他个似锦前程又何妨?”

“更何况,他身上系的,是这长沙。”

他救了他,又怎么不是救了这长沙呢?

现在想想,也不知是他爱张启山多一些,还是爱长沙多一些。

“仙人,请。”

法阵布起,齐铁嘴站于其中,那个被他称为仙人的红衣女子面露悲切,此时的她,看他更像是在看深爱之人。

“啊,下雨了。”

“佛爷该怪我给挑了个坏日子了。”

法阵一闪,从此,世间再无神算子,佛爷再无齐铁嘴。

——————————

张启山大喜的那天,长沙下了一场连夜雨,好在婚是结完了,就是雨倾盆的下,总是让人觉得压抑与不安。

“怎么没见八爷的人?他这难得的失算,怎么找也得数落数落他不是。”解九打趣,却见佛爷面色阴沉不作言语。

“老八家的小满过来过了吗?”

“过来过了,送来一封信和一份贺礼。”张日山上前递上齐铁嘴的信。

张启山撕开信封,信不过是一封普通的告别信,简单描述了他自己离开长沙避祸不想当面道别的决心,和对他的祝福。

依旧是从前那种谄媚的刚刚好的语气,但张启山却无源的感觉到心挛。

张启山听见女子尖利的笑声混杂着齐铁嘴无奈的嘟囔声,可是回顾四周,那么喧嚣又那么寂静。

没有他的。他知道。

以后,一人浪迹天涯,一人镇守长沙,再见何其困难。

尹新月过来,掰开他攥紧的手,抽出那封信,撕得粉碎。

“那算子走了也好,省的拖了后腿。”她说,他却觉得她分明不是这么想的。

他看清她的时候,也看清了自己。

雨一直下,自此夜雨后,尹家借由联姻和张家合作,长沙城乱,再无安宁。

——————————

她找他算的日子,说是吉日。

她向来不信他那些道道,临到那天傍晚,大雨倾盆,她终于信了,他算的确是准,这傍晚的雨,不单单外面下,里面也下的欢。

这嫁了张启山,她和他就真的再无可能了。

她拆了他送的贺礼,像是事先算好了拆开的会是她,盒子里面放着一身西装,款式是第一次见面时她穿的款式,礼帽下面还放着一把女士手枪,这确是给她的无疑了。

尹新月放好那衣服,握着手枪,看向外面的雨,透过雨帘看见那人笑时露出的虎牙,害怕时惊慌的脸,看见一个穿红衣的女人说许他个愿望,他说要以命换命替佛爷挡了死劫,看见他的痛苦他的无奈他的释怀,最后,她看见那女人,有着一张她的脸。

那一刻,她知道,他根本不是像信里写的那样想要逃避而闲云野鹤四海为家。

他死了。

齐铁嘴死了。

她心里的雨,再不会为天明而晴。

——————————

人生若只如初见,

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

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

泪雨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

比翼连枝当日愿。

——————————

谁看清了谁?

说是人心易变,其实从未变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