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噜姆的大眼睛

【一八】【月八】夜雨

玩的确定首尾写cp

cp:月佛八大三角
首——那场雨彻夜未停,尾——人生若只如初见

不是第一次写文,第一次发文,然后我就我发现自己写悲剧特溜,写甜文就卡=_=

自我娱乐产物人物ooc
以及欢迎勾搭
——————————

那场雨,彻夜未停

那天之前,张启山找来齐铁嘴,让他帮他算一个婚期,还应尹大小姐的要求,帮算了一个最近的日子。

8月24,宜嫁娶。

8月24——

张府敲锣打鼓的热闹,就衬的别的地方显得格外清冷。

齐铁嘴站在自家府门口,隐约听见喇嘛声,鞭炮声,甚至还有拜堂时礼婆的声音,齐铁嘴轻嗤,为自己的贪嗔痴,和永远的求不得放不下。

“你真的决定好了?”齐铁嘴身后现出一个女子,红衣似火样貌灼灼。

“你这样做值得吗?!”女子面上带怒,语调更是尖酸的可以,“他根本就不会知道!到时候,他有他的美娇娘,有他的前程,你有什么?一抔黄土!”

“我本是仙人独身,也不会长命百岁,用我这薄命换他个似锦前程又何妨?”

“更何况,他身上系的,是这长沙。”

他救了他,又怎么不是救了这长沙呢?

现在想想,也不知是他爱张启山多一些,还是爱长沙多一些。

“仙人,请。”

法阵布起,齐铁嘴站于其中,那个被他称为仙人的红衣女子面露悲切,此时的她,看他更像是在看深爱之人。

“啊,下雨了。”

“佛爷该怪我给挑了个坏日子了。”

法阵一闪,从此,世间再无神算子,佛爷再无齐铁嘴。

——————————

张启山大喜的那天,长沙下了一场连夜雨,好在婚是结完了,就是雨倾盆的下,总是让人觉得压抑与不安。

“怎么没见八爷的人?他这难得的失算,怎么找也得数落数落他不是。”解九打趣,却见佛爷面色阴沉不作言语。

“老八家的小满过来过了吗?”

“过来过了,送来一封信和一份贺礼。”张日山上前递上齐铁嘴的信。

张启山撕开信封,信不过是一封普通的告别信,简单描述了他自己离开长沙避祸不想当面道别的决心,和对他的祝福。

依旧是从前那种谄媚的刚刚好的语气,但张启山却无源的感觉到心挛。

张启山听见女子尖利的笑声混杂着齐铁嘴无奈的嘟囔声,可是回顾四周,那么喧嚣又那么寂静。

没有他的。他知道。

以后,一人浪迹天涯,一人镇守长沙,再见何其困难。

尹新月过来,掰开他攥紧的手,抽出那封信,撕得粉碎。

“那算子走了也好,省的拖了后腿。”她说,他却觉得她分明不是这么想的。

他看清她的时候,也看清了自己。

雨一直下,自此夜雨后,尹家借由联姻和张家合作,长沙城乱,再无安宁。

——————————

她找他算的日子,说是吉日。

她向来不信他那些道道,临到那天傍晚,大雨倾盆,她终于信了,他算的确是准,这傍晚的雨,不单单外面下,里面也下的欢。

这嫁了张启山,她和他就真的再无可能了。

她拆了他送的贺礼,像是事先算好了拆开的会是她,盒子里面放着一身西装,款式是第一次见面时她穿的款式,礼帽下面还放着一把女士手枪,这确是给她的无疑了。

尹新月放好那衣服,握着手枪,看向外面的雨,透过雨帘看见那人笑时露出的虎牙,害怕时惊慌的脸,看见一个穿红衣的女人说许他个愿望,他说要以命换命替佛爷挡了死劫,看见他的痛苦他的无奈他的释怀,最后,她看见那女人,有着一张她的脸。

那一刻,她知道,他根本不是像信里写的那样想要逃避而闲云野鹤四海为家。

他死了。

齐铁嘴死了。

她心里的雨,再不会为天明而晴。

——————————

人生若只如初见,

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

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

泪雨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

比翼连枝当日愿。

——————————

谁看清了谁?

说是人心易变,其实从未变过。

评论(8)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