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噜姆的大眼睛

【月八】魔术

七夕撒糖【无性转依旧月八(^V^)大量私设在内

我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自己(ಥ_ಥ)

字数少也就这样吧,撒糖已经不易了就我这样的

请关爱我

——————————

尹新月在大剧院里表演魔术的时候,齐铁嘴就坐在剧院二楼,从高处看那个魔术师,白净的一双手,一翻,就出来个鸟雀飞了去。

实在是神奇的紧。

齐铁嘴喜欢看这个,所以每到尹大魔术师表演的时候就买了票坐在二楼看她。

那时候他还不知道她是个丫头,就是觉得他长的秀气了点。

后来通过佛爷认识了她,知道她是佛爷世交家的,还管她叫了声尹少爷,换来个嗤笑。

这个小少爷确实与别人家的不同,笑起来格外好看。

每次齐铁嘴看她的笑呆住,她都笑他然后欺负他,有时候是口头上的欺负,有时候就动手掐他脸。

怪疼的。

齐铁嘴知道他不信他的那套,所以识相的从来不在她面前说道,有一天她突然问他算姻缘,他愣了愣,想着也该是那个年龄了,手却抖了抖。

“小算命的,听说你喜欢看我变的魔术?”

“别闹我了,小少爷,我这正算着你的姻缘呢。”

“好好好,不闹你,你算着我表演着,两不误的事。”

又是那双白净的手,翻来翻去,一朵玫瑰在她手里出现了又消失不见

“哎哎哎,玫瑰呢?”齐铁嘴找不到玫瑰,急的忘了手里的算。

“你还没给我算呢,报酬可不能先给你。”

“那个,那个姻缘。”明明是她扰乱了他算,她竟理直气壮的要结果。

“嘿嘿,我知道了!”

“什么?”

“他不在这吗。”一朵玫瑰别在齐铁嘴的耳边,“就在这,我的姻缘。”

“哝,给你玫瑰。”

最后,尹新月这个没有大×却比汉子还要汉子的妹子在他们新婚那天压倒了齐铁嘴。

“你没跟我说过你是女的啊!”差点以为自己要变成下面的了T^T

“就算我是女的你也是下面那个(^V^)”

齐铁嘴:(ಥ_ಥ)

评论(1)

热度(3)